<noframes id="0vbry"></noframes>
    <th id="0vbry"></th>


    1. 第五篇 人生體驗 [三十九]
      發布人:沈定軍  來源部門:院長辦公室  瀏覽人次:次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08年06月26日

      三十九、我從不信民俗風水的神秘靈驗,說什么地緣房勢,泰山壓頂,煞氣沖犯,主兇遇禍。我辦的兩岸校園里,抬頭看不到鎮邪破煞的八卦圖案,辦公室里找不到象征吉利的魚缸擺設。我坐的辦公室,怎么安放取向,只要我喜歡,東西南北沒什么不可以。在我一眼看中的校地上,一手辦出的學校,個個健康成長。

      如今,迷信風水的人愈來愈多,建房子、選墳地要請陰陽先生看一看,卜吉兇,定方位。房子建成后,室內家具的擺設,床鋪和桌椅放在什么地方,廚房的爐灶朝向等,都要請“大師”到現場指點。一些地方政府和企業,破土動工修一條道路,不但要“大師”決定良辰吉日,還要大擺祭品,用宰殺后的整豬、整羊作祭祀。“大師”焚香默禱,虔誠跪拜,潑酒于地,口中念念有詞;然后,鞭炮齊鳴,紙花亂飛,大概圖的是神明保佑,驅除邪氣,保障安全。這種風氣,在一些地方,有愈演愈烈之勢。

      更有甚者,一些當官的為保住烏紗,升官發財,迷信“大師”到了令人不可思議的地步。記得大陸媒體曾披露原河北省“第一秘”,大貪官李真,就非常癡迷“大師”。一次,他請“大師”算命,看他如何能當上“封疆大吏”。“大師”迎合他的心意,說他官運亨通,兩年內即可如愿。他聽了喜不自勝,當即從口袋里掏出6000元人民幣作為酬謝,以圖個“六六大順”。他遇事必請“大師”預卜吉兇,對“大師”言聽計從,結果仍免不了鋃鐺入獄,成為巨貪而被處以極刑。

      風水一詞,講的原是地理形勢,如地脈、山水的走向等,人們選擇住宅基地或墳地,一般都喜歡向陽、高敞、平坦,避開水流沖刷的地方,原是與人事不相關的。但迷信的人們卻加以附會,認為山川地勢與人的吉兇禍福相關,并且愈傳愈玄。凡遇選宅基,擇墳地事,必先請人看風水,成為習俗。還造作出“煞氣沖犯,主兇遇禍”等神話,讓一般平民也信疑參半,于是,抱著“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”的態度,隨波逐流,迷信成風。豈不知古人早對此提出異議,加以否定。宋代學者張載在其《張橫渠集·喪記》中就指出:“葬法有風水山岡,此全無義理,不足取。”他是不贊成將風水與人事糾纏在一起的。

      唐代詩人劉禹錫在《金陵懷古》中云:“興廢由人事,山川空地形。”他指出:“金陵(指南京)險要的山川形勢并沒有為六朝的長治久安提供保障,國家興亡,原當取決于人事。”也即社會安危,“在德不在險”。古人早已有如此卓越的見解,今人為什么還要大講風水主人事之吉兇呢?

      廣亞從來不相信民俗風水神秘靈驗那一套,而執著地相信“事在人為”。中國古代的荀子在《勸學》中說:“榮辱之來,必像其德。肉腐出蟲,魚枯生蠢。怠慢忘身,禍災乃作。”一個人的榮辱是和他的德行好壞相一致的,多行善事得好報,屢做壞事食惡果。魚肉腐敗,必生蛆蟲,胡作非為,一定會招來禍災。大到封建帝王,小到普通百姓,其吉兇禍福,全在自身作為,與風水地理、山川形勢并沒有多大關系。至于突發的自然災害,如地震、洪水,對人的生命財產造成損害,非人力所能抗拒;還有當今的車禍頻繁,對人的安全構成威脅,猝然之際,躲避不及,更與風水之說風馬牛不相及。

      明白了以上道理,遇事就不會先請風水師占卜預測了。廣亞一生行事,并不仰賴命運之神的格外垂青,也不祈求各路神靈冥冥之中的護佑;全仗自己立身純正,抱定培育人才,為民造福的志愿。克服萬難,一心一意做下去,不圖僥幸,不作妄想,一步一個腳印,抱一個善良仁愛之心,恩澤眾人,不求回報。廣亞所辦的兩岸校園里,絕對看不到用來鎮邪破煞的八卦圖案,我的辦公室也從來不擺象征吉利的魚缸之類。我每天不停地到處奔跑,很少在辦公室里閑坐,根本沒有心思去欣賞那五彩金魚游動的神采。我的辦公桌怎么取向擺放,也完全由我自己的心愿而定,從來沒有請一位“大師”來看。我所選定的校地,最大的一塊1000多畝,我也沒請人看一看風水,或是焚幾炷香奉一下神靈。但經我一手辦出的學校,卻一個個健康成長,呈現一派興旺景象,這不是事在人為嗎?

      對于求神問卜,明代開國功臣之一的劉基有一篇《司馬季主論卜》,寫得很精彩,值得一讀。文中作者借問司馬季主之口說:“天道何親?惟德之親。鬼神何靈?因人而靈。夫蓍,枯草也;鰲,枯骨也,物也。人靈與物者也,何不自聽,而聽于物乎?”意思是:天道親近人的德行,鬼神也是因人而靈。用來占卜的蓍草、鰲甲,只是枯草枯骨,是物;而人是靈于物的,人為什么不相信自己而去相信那死的物呢?這段話足以啟發我們:個人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。努力工作,積德行善,必定受人尊敬;反之,不走正道,作科犯奸,坑蒙騙人,一定會禍害及身,請求神明也不會保護你。

       

       
      版權所有 ?2004 鄭州大學升達經貿管理學院
      日日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