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oframes id="0vbry"></noframes>
    <th id="0vbry"></th>


    1. 三十、對我有恩的人,沒齒難忘,涌泉以報
      發布人:徐趙妍  來源部門:院長辦公室  瀏覽人次:次     發布時間:2008年01月18日

      中國人是很重視報恩的,“受人滴水之恩,當以涌泉相報”,就是這種美德的格言。中華民族是很重視報恩的民族,“結草銜環”、“遂侯之珠”等故事,代代流傳,足以說明我們民族共同的善良品性。

      記得小時候,父親教導我:“你對別人有什么好處,不要老記在心上;人家對你的好處,你要牢牢記住,并要設法報答。”父親的教誨,我深深理解,即是:施恩于人,決不圖報;得恩于人,沒齒難忘,涌泉以報。

      一個人不可能在社會上孤立地生活,他要和各種各樣的人接觸,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事,有時甚至會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險,需要別人救助。我在大陸結識的老朋友,已故的費孝通先生,他是中國著名社會學家。年輕時候,他也曾遇到危險。那是1935年12月,他和前妻王同惠女士一同赴廣西調查,由于水路曲折險峻,他們的向導又先行不候,兩人走迷了路。費先生誤入瑤人設下的虎阱,被木石壓住。王同惠奮不顧身把石塊逐一移開;但費先生足部已受重傷,不能起立。王同惠趕緊出林呼援,又不幸跌進急流山澗而死。直到次日傍晚才有人發現了費孝通,將他從虎阱中救出。妻子的遺體第七天才找到。多少年后,費孝通在思念前妻的同時還時常感念救他出虎阱的山民。人在困厄和危難中能得到別人的援手,那是終身難忘的。這樣的事,可能隨時會發生在你我他的身上,你可能是在別人危難時挺身去救助人家,也可能是在你危難時,別人對你伸出了援手。互相救助,戰勝危難,這是我們民族的好傳統,應當發揚光大。

      得到別人幫助,即使一點點好處,所謂“滴水之恩”也不應該忘記。韓信未得志之時,曾受漂母(河邊洗衣婦女)供應飯食之恩,等他后來幫助劉邦平定天下,受封淮蔭侯,他就用千金報答漂母,表示沒有忘記漂母當年的恩情。這種知恩圖報的例子,在一般人的生活中,也舉不勝舉。

      廣亞生平始終堅持這一理念:有恩必報,有仇不記。有仇不記,上一篇講過了,這里只說有恩必報。我在當初創辦育達會計補習學校時,有的親友根本不相信我會成功,認為我是異想天開,所以很怕我向他們張口借錢,看到我去,就把大門關上了。只有王紫才夫婦,見我去了,總是含笑招呼。恰好碰上用餐時候,他們就多加一副碗筷,讓我和他們一起吃便飯。王紫才夫婦的情義,我牢記在心。到1961年,育達的情況好轉,我本人也有了一些積蓄,就把王紫才先生家在汐止的簡陋平房,改建成了2層樓房。王先生的子女在臺灣求學或是出洋留學,都由我提供費用。我要用這汩汩不竭的涌泉報答王紫才夫婦那份難得的恩情。

      還有,育達同仁們熟知的林時金老師,原是在育達教珠算課的普通老師。但育達在困難時,每次我向銀行申請貸款,都需要兩家鋪保,其中之一必定是林老師。因此,我在育達經常對人說,林時金老師是育達的大恩人。林老師上了點年紀,我就請他擔任育達的董事。1990年,育達校園內“思源樓”落成時,我撰文勒石為記,文中特別提到“尤其是林公時金于學校經費拮據,亟需告貸時,每能慨伸援手,不惜以祖產擔保,使能一一突破困境,終底于成。”對育達有恩的人,我是忘不了的,林時金老師就是明證。推而廣之,所有對于育達、升達、成功學院等創辦過程中有過大貢獻的人,我都不會忘記。

      廣亞一生最大的恩人,當屬劉延濤先生了。劉先生早年就任國民政府監察委員,老家也是鞏義人,他是我非常敬重的長者。抗戰勝利后,我在南京是經劉先生推介,才得到審計部任職的。到臺灣后,我萌發辦學之念,支持我的人很少,而劉先生是從道義上鼎力支持我的人之一,這在當時是很難得的。從那時起,他對育達一直關心支持。劉延濤先生先后做過育達董事會的董事和董事長,對推動育達的發展貢獻良多。我時刻都想著要報答他的知遇之恩,在我經濟條件寬裕時,提出為他購房買車;但他一生清廉如水,不接受物質饋贈。我就將他的詩集和書畫作品印行廣為宣傳,為他的八十、九十大壽盡心操辦,又在育達校園內塑立他的半身銅像,還在鄭州市“升達藝術館”內特設一間寬大的展廳,展出劉延濤先生書法繪畫作品多幅,展室正中鑄有劉延濤先生半身銅像一尊。

      這方面的例子,我不想多舉了,以免有“自我標榜”之嫌。廣亞只是想說明,知恩圖報,是中華民族的好傳統、好品德,做一個中國人,應懂得報恩,報親恩、報友恩、報師恩、報國恩。不能得恩不報,更不能忘恩負義。

       

       
      版權所有 ?2004 鄭州大學升達經貿管理學院
      日日日